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23, 2005

B:

 

           如果我變得孤獨了

            那一定是因為你

         因為你不經意的眼神或言語

          而讓我有不同的感受

               擁抱彼此的溫度...



      If I feel all alone one day,

        I must be lone for you......

         the eye-sight and words which are not meant to me,

make me feel difference from how we used to be..



      Please, please embrace the temperature of each other...

 

Sep 22, 2005

《聲音爬滿白色房間》

 

聲音爬滿白色房間

比雨林裡的菟絲子還要繁盛

每片白色磁磚都鑲著一張古老的臉

或憂或笑,或坐或臥

張開嘴,舌尖就綻放燙金寓言的花蕊

故事裡兔子在海底驚聲喊叫

音波迴盪極大

甚至嵌蝕入房間的肌骨



白色房間哪兒也不能去

蹲坐自己內側,呢喃著富有立體感的寓言

磁磚上的臉也就是房間的臉

日夜過去

它伸出一只雪白的腕骨

絕望地輕輕敲擊

絕望地敲擊著

空空

空空空

 

Sep 14, 2005

《瓶子來自不同過去》

 

各種顏色的瓶子陳列在架上

它們來自不同過去,便在其中

以之為養份釀出了夢



綠色瓶子裡

拔下的蛀牙隱隱透露佚失的情節

關於一夜失眠疼痛,關於戀物

空缺處霉綠蔓生

稱代無解的治癒。深藍色瓶子

盛裝著昨夜雨聲淅瀝

細緻如酒神的牧歌

每天我們打開瓶蓋聆聽

就醉,又醒

城市藍調的燈火,遠得比什麼都近

突然發現紅色瓶子有了回憶

對仗時間

要找到封印的咒語

瓶子裡竟是一場騷動被迅速抑制

例如遺忘,例如失語症

沉默即永恆。



然後橘色的瓶子打開...

然後黃色的瓶子打開...

然後紫色的瓶子

它們訴說,它們睡

就釀出許多故事與夢

準備在天亮時酩酊地離開

 

Sep 10, 2005

Waken Up

 

夢全醒了,對他的。所有想望一下洩了氣

再沒有投射與驗證的可能。這晚

這時候,於是聽聞到一個巨大並且我未曾設想過的距離



the cruel distance between he and I。



那男人,我天真以為他仍在我附近的。

竟來自四十七年次酒酣耳熱之時這秘密曝光

打亮久久以來細弱的夢。

酒全醒了,而夢也是。啊當然。



再跨不過去。

 

Sep 9, 2005

於是我又看見你,

 

Dear Bern: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ve seen your face, bu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no one ever took your place.

The dream is here but I don't know where I'm runnin' around

there's no time to spare.

And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 felt I know you, and

all of my words they just seem too wrong to YOU.

You're here killin' my dream but I don't know why

just know that I had no time to die.

no time to die



Now you look at me but you talk like a stranger

the past is goin' deep, oh deeper than a razor

Come closer, come hug me, come deeper inside me

deep enough to kiil me here

I'll lay, I'll pray, you'd better get out of control

My heart's goin' deeper now



It's been a long trip since you left, and

I'm really willin' to show you how hard I spent

Hey that life ain't what you think that can change, but

I'll always know, I know you

You're holdin' the key to the dark side

So open the door, open it up, once you see I'm risen

You can easily push me in to hell as what you did defore.



You're lookin' at me aren't you?

But now you just talk like a stranger thus I know

I am really, oh, already a stranger to you.

It's all wrong and meaningless to you. too wrong to you.

 

Sep 6, 2005

 

深藏在我們肉體深處的愛,

如同一顆默默倒數計時的炸彈

滴答滴答滴答...



我們身上綁死了無可救藥的不安

伴隨著心跳一次又一次

將血壓化作不止向前的熱情

步步走上懸崖

宛若刺躲藏在鞋底,每踏出一步

便演出一次重複的螫、扎、疼、痛

我們伸手緊擁自己的

病與愛,以及細細倒數著的那只不定時炸彈

似是珍惜隨時會被拆除的破敗軀體



用以面對死亡的姿態早已備妥,

那些個閃閃發光比生命更熱血的靈魂

詠嘆著讚頌著完美的節奏藍調

小聲地

(像怕驚醒埋藏體內的獸那樣)

預言我們未來的眼淚、悲傷、躁動

和我們枯萎的器官

是怎麼一回事將成為怎麼一回事:

不存在,

除非用幻滅證明我們的存在。

愛在土葬之前已風化一半



胃腸咀嚼著半固態的疼痛

我的藥、我的救贖、我們賴以維生的

光,亟需巨大的黑暗來給予照明

血輸送著愛如同

腫瘤思索自身確切的存在

悄聲地撥弄炸彈不停減少的數字

我們哭並且笑

以含淚的笑容歌詠即將到來的大限

生命擺盪在不確定的灰色與灰色之間

鏡中,我們的臉

比無影燈更蒼白如紙

更接近天使



於是我們將自己的肉身放進冰冷的防爆箱

懷抱痿軟的陽具

靜靜等待炸彈

以純粹的死亡帶給我們榮光

閃耀之後,



沉默即永恆...

 

Sep 2, 2005

風裡:

 

隔壁房裡男人就睡著了,進入深深的睡眠。

你坐在客廳,拉開窗子並且將電風扇轉頭向外,點起菸

暗自思索這樣的關係究竟所為者何。

這樣的關係--



想到適才在往男人家的路上你的後座坐著瑤,

颱風已過去了可橋上的風仍狠狠刮著,

刮著,幾乎要無能前進啊這風。吹得你臉頰生疼

硬生生要你機車偏離路線偏離去

偏離了。男人像風

時時刻刻吹拂著,不管怎地就是要你離開穩當的那條路

你愛,就愛。愛這失控同時心跳也要加速

男人是風,吹過,就走。離開

於是你也可以回到原先的路軌上來。



你可以,其實

但你寧可不做抵抗這樣地被吹偏

減速,慢。很慢。安靜地

男人靠近像狂風吹起,你享受這不筆直的路程

因為你還有太多時間你太年輕



能夠享受就很好。



頂著狂風到了男人家樓下,才剛步上階梯

他聲音就響起:you kids don't ride so fast in the typhoon day。

you kids don't。他總這麼說

把你當成個孩子一般呵護,愛著擁抱著親吻著

他的溫度巨大而包容。他溫柔以對

你讓他在你裡面

而你的嘴裡還有著血絲斑斑,兩個小時前

拔掉的智齒位置空洞,啊就像,就像

他拿出來後你下身隱隱沉默。



男人不說話了。他安靜,就睡

你也體諒,一個人走回客廳打開電腦,點菸

尼古丁香氣填滿拔牙的傷口

炙之,薰之,血液唾液混合的味道滲過來很有點噁心

但你知道傷口總會復元。總會,當然

就像你早已學會不去探問男人向光的一面。



有個問題,剛才瑤問你的。

「Where will he be when the next Valentine's Day comes?」

你怎可能知道答案,也不去想,別想

明知道未來太短暫就不試著探問



沉默很好。

房裡男人安詳地呼吸著。你熄掉菸,

走進浴室梳洗,準備與他分享下一個夢境。

 

《鬼端坐在床尾冥想》

 

幾朵瑪格麗特盛開

將溫室妝成夏季的容顏

她們天天喧笑,天天

和鬼一起端坐床尾她們冥想



--夏季的尾巴屬於鬼,

  像陽光帶來影子也像雲帶來雷雨

  金色瑪格麗特開放

  口吻開闔之間就要凋落

  以剩餘色澤獻祭明日的太陽

  說明日,多遠

  雨打溼時間,當眼睛睜開

  遠得比什麼都近。



鬼端坐床尾仍冥想

孤獨溫室以花環妝點

黑色的枯萎,金色的生命,看見了

色彩變換迴旋

鬼抬起臉就面對雷雨落下的角度

房間安靜,嘈雜呼吸

當雨季過去

有人正緩緩張開無光的眼睛...